本站网络识别:百度关键词:安迪心理  网址:www.tzxlzx.cn  www.adxl.cn       电话:0576-85113381 小灵通:0576-85266590 手机:13058893590

 您现在的位置: 台州安迪心理咨询 >> 心理自助 >> 亲子关系 >> 正文 
 咨询必读:我需要去咨询吗?     走进安迪心理咨询中心?     咨询范围及收费标准      安迪心理咨询中心的位置 郑丽君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zxl
“先睡心,后睡眼”——刘明心理学博士教你好眠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http://xl.39.net/czxl/    点击数:3138    更新时间:2009/4/24

 


王珲:网易的朋友、心理月刊的朋友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期的专家论坛我们讨论的话题是睡眠话题,今天我们邀请来的专家是刘明老师,大家对刘明老师也很熟,因为他一直在心理月刊网站上回答网友的问题。

    我们另一位嘉宾是汤灿,她昨天刚刚参加了闭幕式,现在因为交通问题还没有到,所以我跟刘明老师就先聊一会儿。我觉得今天聊睡眠话题特别是时候,正好昨天奥运会闭幕,我想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大家都因为看奥运比赛而处于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所以睡觉这件事儿,状况不是特别好。现在回到日常状态里,在日常状态里,睡眠状态就会特别突出出来,我这里接到了很多网友的问题,刚才在视频之前我和刘明老师都看了,有几个问题特别突出,所以我们想现在就这些特别突出的问题交流一下。

    第一个最突出的问题是关于恶梦,为什么先拣出这个来问,因为这个实在是网友问的比较多的,因为做恶梦而影响睡觉,使睡眠质量不好,刘明老师你说说,这是什么样的问题?

刘明:其实要谈到恶梦的问题,首先我们还要考虑一下生理原因,比如有的人如果心脏有问题,可能他就会有比较严重的恶梦,甚至我们平时生活里说的“梦魇”。

王珲:觉得心头像压着一块大石喘不过气。

刘明:对,所以这是首先要考虑的,毕竟睡眠是我们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和身体有密切的关系,这个原因排除之后就要考虑心理原因,通常在心理原因里,恶梦的发生是不是因为生活中特殊的刺激事件有关,这种刺激事件有可能给他造成很大的心理创伤,即使不是创伤,也会有很强烈的影响,这是一个考虑的因素。当然我们还要考虑有可能是长期不断积累起来的压力,这个压力积累了很久,现在已经很严重了,也会通过梦来表现。

王珲:有的网友会说,如果持续的做梦,会让他睡觉觉得睡的很累,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呢?

刘明: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其实做梦这个问题,应该说我们每个人都在做梦,不可能没有梦,只不过有人知道自己做梦,有人不知道自己做梦,有人觉得自己一晚上做了很多梦。你知道自己做梦是跟你醒时的状态有关,如果你正在做梦时醒来了,这时你会知道自己在做梦,如果是另外一个时间醒来,实际上你就不知道自己在做梦,但你已经做过梦了,所以和你什么时候醒来有关。准确来讲,我们每个人每天晚上都会做梦,做很多个梦。

王珲:为什么有些人就不觉得梦对他的睡眠成影响,有些人就特别担心梦跟他的睡眠质量呢?

刘明:我觉得这跟他的个性、他的看法有关。

王珲:和他的解读方式有关。

刘明:对,因为我们生活里会有些做恶梦而影响情绪的情况发生,这时有一种可能性,你把睡眠质量不好跟做梦联系起来了,但实际它们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这是你的看法。你认为做梦很多对你的睡眠质量产生影响,这种看法会影响你。

王珲:这个看法本身会影响你?

刘明:对。

王珲:刚才咱们在下面交流,有些人特别把失眠当成一件事儿,反而让失眠成为特别困扰的问题,或者加强。

刘明:对,他过于关注了失眠这个问题,无形中就将失眠这个问题放大,由此而产生了一种恶性循环,当他担心,紧张恐惧时,睡眠不好、失眠,我们看这是一个循环,他越是失眠,睡不好,反过来就越担心自己睡眠不好,越是紧张恐惧,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了,其实要打破循环是很必要的。

王珲:刘明老师,您平常会接诊很多咨询,您遇到的最严重的失眠问题是什么样的?或者先不说失眠,就是睡眠问题。

刘明:就是连续性的难以入睡,比如一个礼拜里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甚至比这还少,这样连续下来,一个礼拜就感觉非常糟糕。

王珲:很沮丧的,因为他身体根本支撑不住了。

刘明:对,难以支撑,在这个问题上我也很吃惊,我觉得睡眠是人天生的本领,是一种本能,我们还排除他生理有问题,这样的情况下你会发现他有一个很大的本领,把自己的睡眠破坏掉,你也不能不承认人的心理或精神有很大的能量。

王珲:您这样的解读其实是挺正面的解读?

刘明:我觉得很多心理方面的问题都跟你的解读有关,我们对各种各样的事件,无论是客观事件还是内心活动,都会给一个定义,怎么样定义它,怎么样概念它,甚至怎么样解读它,对于将来的影响是不一样的。

王珲:积极的解读也会导致积极行动的回应?

刘明:如果你想有一个好的心情,想要有一个很好的睡眠质量,更好地解读自己的内心世界,我觉得是良性影响。

王珲:但我确实遇到过,因为我们杂志去年做过一篇文章,“失眠,幸福的醒着”,那篇文章做完之后,其实我们当时就是用了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来解读失眠这件事儿,因为他醒着的状态比平常人多,其实他可以在失眠时看到很多别人都看不到的事情,用大把时间做很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但我们这种正面解读,后来读者回馈还是觉得不太能接受,因为他觉得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刘明:经常会失眠的人慢慢已经养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你想打破它,其实已经很难了,而这种习惯的养成又有它的原因,有值得我们分析的内容在里面,比如常见的关于睡眠问题,我会发现有这么两个原因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是他太闲了,太有时间了,我们都知道脑袋每时每刻都要活动,如果不是有很多工作、有很多让你充实起来的事情去做,它就会想各种各样的事情,会不断运转,如果太有闲了,就要找一些事做。

王珲:需要消耗注意力。

刘明:对,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在他的人生里,他感觉有一些需要回避的现实问题,跟这有关。实际上现实里也许是工作、也许是情感、也许是生活里的某些因素是他不愿意做而又不得不做的,在这种情形下,跟他的内心呼声实际是不太一致的,他最终可能会“两害相权取其轻”。

王珲:选择一个自己相对能接受的。

刘明:对,选择一个自己能接受,但在别人看来又很难解决的问题,成了自己新的任务,说逃避可能不太合适吧。

王珲:其实你制造出来的,成为自己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事件,其实对你自己来说一定是有意义的?

刘明:您谈到意义我就发现,除了这两种情形,可能还有更多情形我们没有提及,其背后可能有一个基本原因,当然这是我的概念了,就是他自己的人生价值没有真正得以实现,这个讲起来可能就抽象了一点。比如那些有闲的人,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有潜能的,但他在生活里有闲但也没有做一些自己真正喜欢并且实现价值的事儿,那他就会去做一些消耗性的事情。那些回避的,比如工作带给我很大压力,做了一份我不太喜欢的工作,可能我内心里觉得这不是最好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方式,我就会不自觉的采用一种回避的方式,当有一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觉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的,这时睡眠问题可能就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王珲:所以你说的是睡眠不顺,表面上看到的是睡不着的问题,但往下捋,其实和他内在的自我价值是有关的?

刘明:对。我们在幼儿和婴儿身上就很少见到入睡困难或睡眠困难的问题,当然可能有生理问题的,还是要排除一下。婴儿觉得什么事情都有意义、什么事情都有趣味,他就会很好地生活,当然不只是在睡眠这个问题上,他在一切问题上都会表现出很好的状态。

王珲:有网友说他会持续性的胡思乱想,其实可能也跟他对于自己到底要成为一个什么人,和自我的潜能都有关系吧?

刘明:一方面跟这有关,另外和对于睡眠态度的理解有关,我个人认为,实际在睡眠之前人好象都有点儿胡思乱想,这是一个从紧张到放松的过程,因为紧张了,在警醒状态下,你的思维是有条理的,有逻辑的,当你放松时,就会有一些胡乱的思想出来,就会没有严谨的逻辑连接了。

王珲:胡思乱想是正常的,是正常的要入睡前的生理状态?

刘明:我觉得应该是这样,是一个自然过渡的过程。

王珲:为什么有些人很容易的、很轻松的就睡着了?为什么有些人就越想越睡不着,越想越胡思乱想?

刘明:这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越想睡觉,越不想有胡思乱想的内容,其实这时你的头脑已经有一个新的任务了,要阻止胡思乱想,要尽快让自己入睡,大脑有任务时其实是在工作状态。

王珲:形成了一个对抗的力量。

刘明:对,大脑是工作状态,它是紧张的,你一方面要放松、一方面要紧张,大脑都糊涂了,不知道要干什么。

王珲:人有很多思维惯性,您说的非常有道理,但可能他还是做不到。

刘明:这里面可能要调整的内容是,你尝试着允许自己胡思乱想,有就有吧,没有关系的。

王珲:不要老想着控制自己。

刘明:睡眠,睡着了,这是一个自然的结果,你不要管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爱睡着不睡着,不睡着拉倒,我不知道您,反正我自己什么时候睡着我是不知道的,所以他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这个任务太艰巨了,难以完成,当他有这样的任务时,确实就很难完成,也就一直会紧张。

王珲:对。一个好的睡眠,在你看来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

刘明:可能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有自己的个性、每个人都自己先天的条件,我觉得应该说,适合你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要是你对自己说,我要睡八个小时最好,但也可能有人就睡九个小时,也有人就睡五个小时,都不一样。

王珲:有网友说自己总有早起冲动,这事儿特别不好,会影响他的睡眠质量?

刘明:关于早起我们要看两个方面,我们知道在诊断抑郁时有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早醒,要是早醒呢,这时候还要给自己一点关心,要及时考虑一下、检查一下,看自己是不是有抑郁的问题。

王珲:哦,这是值得关注的。

刘明:另外早起是一个良好的习惯,早睡早起,这可能跟地方习惯有关系,北方我知道,一般都是早睡早起,那边天亮也很早,是一个自然习惯,我们可以尊重它。

王珲:汤灿你好,非常高兴你来参加这个关于睡眠的话题。

汤灿:我在旁边听着怎么感觉我有点抑郁症的征兆呢?

王珲:为什么?

汤灿:因为我也是经常很早就醒,睡的不沉,比如我晚上11点睡,一觉睡到七八点,这样的情况很少,中间总要醒一次,可能就是醒几分钟,然后我醒了就会起来看看电视。是不是快抑郁了?怎么办?

刘明:这很难用一个指标诊断,比如你发烧了你去诊断是癌症,这肯定是不合适的,有睡眠问题这也很正常,每个人习惯不一样,可能您的工作性质、生活习惯,有很多东西可能不一样,很难诊断。

王珲:我在想,汤灿你的工作性质一定和我们日常很不一样,比如要参加演出,甚至录制都是深夜里录制。

汤灿:我想说,每一行都要付出代价。我以前有一些演艺界的朋友他们会说,我休息不好,晚上没睡着,我就特别奇怪,怎么会休息不好?怎么会睡不着觉呢?在我的脑海里是没有这个词的,包括我在读大学时几乎是一沾床就着,我16岁读大学,经常我睡着时我的一个室友经常拿着椅子站在我旁边叫我“醒醒,醒醒”,有一点呼吸声她都睡不着。就是说,我是那种一沾床就着的人,到现在,可能是因为这行相对来说压力大,别人会觉得飞来飞去挺舒服的呀,其实总是期待自己更好一些,总是给自己设计一些高度,让自己不断攻克,所以慢慢的形成了这样的后遗症,我觉得睡眠不好。

王珲:其实本来你曾经是睡眠非常好的,现在你已经意识到睡眠比原来要差一些了。

汤灿: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太能睡觉的孩子,我记得在小时候,我只要中午睡了,那么晚上我一定要很晚才能睡着。

王珲:那很正常,因为小时候的体力是很充沛的,精力充沛。

汤灿:好象我现在还有小时候精力充沛的毛病呢?(笑)开玩笑。

刘明:我觉得这还有一个现象我们要来注意一下,有可能你名声越大,睡眠越是问题。

汤灿:是,有时候睡眠不好吧,第二天早晨起来心情就会不太好,会觉得自己今天怎么这么不漂亮,好象挺是个事儿的。

刘明:您来之前我跟王老师也讨论,婴儿很难见到睡眠不好的问题,您也谈到,16岁以前好象一直都睡得很好,刚才我也说了一句,名声越大可能越难以入睡,这里有一个东西咱们能提出来,外在评价对你的影响越大,你可能就会有更多的心理压力。

王珲:汤灿你有这种感觉吗?最近这几年越来越红。

汤灿:没有,这几年做出的成绩其实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想,所以实际上……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休息不太好,内心焦虑的很重要的因素,其实我妈妈会跟我讲,挺好的了,你开心最重要了,但有时候,你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你就期待自己,而且觉得自己通过努力是可以做到的,所以总是给自己,包括给你的团队设计一些高度,然后去克服。其实有些高度不是你自己就能做到的,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外在环境是你控制不了的,这种不能控制,其实会影响到你的心理。

王珲:你明明知道控制不了,但因为自己给自己设定了目标在那儿,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这个问题?

汤灿:挺大程度的,我就做不到那么超脱。

王珲:我采访一些明星也会讲到这个问题,压力非常大,而且自己又是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人,很典型的,都有睡眠问题,我们封面做过几个,如果她们求助于刘明老师,你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呢?我有时候会怀疑这种建议是否有效,因为她在高处不胜寒的位置,我们心理医生也体会不了,你给出的建议能帮到她们吗?

刘明:其实这个问题要看起来也蛮简单,反正我们生活的就是内心世界和外部环境,要不去适应外部环境,要不就想办法让自己被环境左右,大概就这两个方向。我觉得明星,像汤灿她们有一个问题存在,她们设定目标总是在不断提高,让你觉得总有新的目标在等待自己,这样你的成就感就削弱了。

汤灿:我觉得……真的不应该打断,因为刘老师说的特别好,真的就是像他说的这样,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但我内心真的没觉得自己到了什么样的高度,这种成就感在我的生活中挺小的,我觉得不是很好。包括我7月15号在雅典做完演唱会回来,7月20号回北京,22号火炬传递,包括做后期,第一次播出,全国这么多家播出,到所有人一起看奥运会,没有哪天停过,总是有无数工作,我今天到这里来是我的第三个工作,下面还要录音,有时候突然停下来,我会觉得太好了,今天没有工作。但如果第二天还这样,我就会着急,怎么今天没工作了呢?是矛盾的。

刘明:我们的大脑很有特点,总是在兴奋和抑制之间不断工作,白天、黑夜、白天、黑夜,你非把自己总弄成白天,没有黑夜,时间久了大脑就会过度,就像皮筋,撑着它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老是撑着它它过没弹性了。这和大脑是一样的,他们的工作强度本身就决定了你的压力很大,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内心需要不断的滋养,我其实接触了很多明星,我还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他们的内心世界,有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是,外在评价是你没有办法回避的,很多人期待你出现,你也要不断提升目标,这样你的成就感比较小。还有一个什么问题呢?你内心的声音……我不一定都完全理解了,可能很久都没有人去听,你能听懂吧?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内心那块不断生发的生生不息的根慢慢慢慢受到……

汤灿:刘老师你的意思是真正懂你的人,能倾听你内心的人。但对这点我还是感到蛮幸运的,因为我本质是蛮开朗的,遇到问题我会跟最好的朋友讲,虽然他不能替我解决,但能跟我交流,包括我妈妈,她是特别特别懂我的,非常幸运,所以这点倒还好。但刘老师说的特别好,对于我刚才说的焦虑,他的看法和判断。

王珲:我刚才的理解,刘老师说我们内心的声音,比如作为汤灿本人内在的声音是什么,是不是一定是外界的评价标准呢?

汤灿:其实不是我在意外界,其实我不是很在意,但事实会提醒你你是个什么样子,当然你可以活的很自我,你可以做我自己,但有些东西你不可能回避而孤立存在。

刘明:对,一走入这个圈子你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汤灿:真是这样。

王珲:你的圈子,这些朋友里有没有名气很高但睡眠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汤灿:我想可能也有,比如前段时间毛阿敏跟我讲,灿,人活的开心最重要,有家庭最重要,有丈夫疼爱你最重要,有孩子最重要。每个人经历了很多,就会有她自己的感悟,我相信她现在睡眠一定很好,因为她很幸福。倒不是我不幸福,但因为我还是在一个爬坡的过程中,她觉得她很满足了,但我觉得我还没有到自己的期望值,所以她比我幸福,我要向她学习(笑)。

王珲:我挺好奇,今天睡眠这个话题为什么能吸引你跟我们一起来分享呢?

汤灿:因为我是曾经经历过从睡眠很好到现在睡眠不太好的状态,其实我醒了之后,我11点睡,到了1点我又醒了,醒了之后我就很难入睡,然后就吃了水果、看电视,看到晚上三点还不困,到将近四点。

汤灿:昨天晚上又是闭幕式,所以有时候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昨天早上一大早我就去学文化课,因为有考试,其实自己的工作强度真是挺大的,所以第一这个话题很吸引我,第二,睡眠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特别对女性朋友,睡眠……

王珲:跟美容有关。

汤灿:而且会影响自己的心态。

刘明:这是肯定的。

王珲:正好我们杂志上介绍了一个新加坡旅游局推的睡眠中心,专门针对想要调节自己睡眠的人,有这样一种服务,里面写到的一点让我觉得非常有趣,真的是很多很多高薪水、高压力的人反倒是有睡眠问题人群中最突出的,我想必须要专门给自己抽出时间,甚至是专门为睡眠这件事儿做SPA,做疗养,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另外有没有日常性的办法,让大家在平常生活里,通过一些小技巧就可以让自己比较好的入睡。

刘明:这就是刚才汤灿说的观点,很多事情是你付出多少才能有收获,高薪水、高职位也一样,他就一定要付出很多,这个时候实际是一个平衡,平衡职位、薪水和你不断进取的目标,还是选择自然的睡眠,这是一个平衡,也许到了毛阿敏那样的,她什么都有了,她可以重新回到她的自然状态,这是一个过程。翻山没爬到坡顶,你一定会很累,但到了顶上以后就可以欣赏风光了,这是完全不同的过程。

王珲:其实这么一说我觉得也没什么好焦虑的,因为在这个阶段你就必然会有这样一种状态。

刘明:对,我觉得你说出了最根本的问题,接受你本身的状态,你知道自己在爬坡,爬坡就要到顶了,这是最累的过程,那你就接受它好了,这代表一个内容,你的内心在成长。我们说的成长是什么呢,就是你能够承接更多压力,心里能放更多事情,你的心胸在不断开阔,这时你才能真正站到山顶上,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当然现实里还有一些你常常要用到的技巧,包括你给自己安排适当的运动,关于运动,我会有自己的观点,有人也会去运动,后来大家说,好象有一个人死在跑步机上,运动也有一个问题,我有一个说法,你的运动应该是无目标、无任务的。比如你说今天我要跑半小时、跑五千米,这实际又是一个任务了,我认为不是运动,运动应该是漫无目的,很放松的状态,比如睡眠前胡思乱想,那就胡思乱想好了。

汤灿:您又说到了一个我面临的问题,我觉得可能我做不到锻炼没有目的,因为大家知道,锻炼一方面可以塑形,另一方面是要一个好的身体,随着年龄长大,肯定需要不断锻炼。其实我真的很羡慕港台艺人,包括好莱坞演员,他们都是很大强度的健身,所以他们的身形,无论是高高瘦瘦还是矮一点的,形儿特别好,说个不好听的比我们大陆的真的强太多,我们有时候站着,一看那形儿就知道不是经常运动的,所以我没法儿做到没有目的的锻炼,我就是想让我自己变得很挺拔,就是想让我自己变得很瘦,所以这又是一个话题。

王珲:在她的工作里,运动本身就是工作。

汤灿:对,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我排遣自己的方法是,你得到的是一般人得不到的,所以你必须付出别人不能付出的,这样你就能心理平衡。

刘明:不能漫无目的的运动,有运动比不运动强。

汤灿:最开心的就是跟朋友打羽毛球,跳舞啊,既听到了音乐,又交流了情感,还能够对身体有好处,这是最开心的,比如大家一块儿爬香山,这很开心。

王珲:但这种事情在你生活中非常少,因为你日程安排非常紧张。

汤灿:比较少,但可以抽时间的。

刘明:这也是我们一直主张的最好的放松方式,在这个过程里会有情感上的自然流动,其实我始终认为心理活动和生理活动有共同之处,就是新陈代谢。

王珲:心理活动也有新陈代谢,这种提法还是挺有意思的。

刘明:对,比如每天要吃饭,我们知道是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心理也一样,你老是付出、老是工作就会枯竭,需要情感的滋养,你也要不断地付出,这个过程就会是一个流动的过程,所以能够和朋友一起交流,跟家人一起……汤灿最好的是她能和她母亲有特别好的交流,我觉得这是很难得的。

王珲:汤灿夜里起来想看看电视,其实也是一个新陈代谢的需要?

汤灿:我听从了一个朋友的建议,他说如果你醒了,就不要开电视,你可以拿一本很枯燥的书,看一眼就困了,真的,这招很管用,看三五分钟就睡了,让中断睡眠的时间变短,对你的影响就会变小。

刘明:我不知道你的具体情景是不是这样,我们通常会认为心里有事儿时不容易睡着。

汤灿:其实还好,比如昨天的事儿和今天的事儿其实区别不太大,但有时候前天睡得不好,昨天又睡得好一点,所以可能内心还是一点点有事儿。

王珲:你最近又给自己设立新的目标吗?

汤灿:很多目标啊。

王珲:比如呢?

汤灿:太多了。

王珲:刚才我看到很多网友表达了对你的喜欢,所以他们也想了解了解你最近又有什么新的事情,给自己设立的挑战。

汤灿:在演唱会以后,我希望能够不断有新的举动或工作,让自己更好一些,我们已经在计划和实践的过程中,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习惯把事情完成以后再去说的人,就像演唱会,我们7月15号出发,但我们7月5号才做了新闻发布会。

王珲:怎么那么沉得住气?现在好多人都是事情没开始做就说了。

汤灿:但我总希望非常确认之后才说。

王珲:挺好的,这个风格。

刘明:不过从我们角度来看,有点儿睡眠问题可以理解,一个人越是要对自己负责,越是要对别人负责,肯定就会把压力放给自己。

汤灿:比如我们A型血,是非常执着的个性。

王珲:人会懂得释压的好吗?虽然要沉住压力,但要找到各种方法把压力释放出来。

刘明:我觉得这要么就是特别有大智慧的人,能把一切玩转,我觉得我们还是普通人,智商差不多,不会有很大的差别,之所以有差别,那是你付出了更多的努力,这个努力本身是一个自我负责的过程,也包括你要更多的为别人着想,考虑你的观众、你的听众、支持你的人,你要为他们着想,要想很多,在这个过程里就不可避免的要给自己带来压力。

汤灿:对,刘老师这段也说得非常好,你为了那些喜欢你的人,以前我是一个很壮很胖的人,可能比现在重二十多斤,后来也是通过很多方法让自己瘦下来,现在能够维持这个身材,我觉得我是挺费力气的,所以我的锻炼真的是有目的的。前段时间我去一个朋友家,也是一个歌手,唱的非常好,她的小孩现在不到一岁,她就是没有通过任何减肥方法,比她当姑娘时只重四斤,我说你太幸福了。如果我生孩子,像她当时一样重了几十斤,如果我每天就是正常吃饭、不锻炼,天哪,那堆肉会非常抱团的在我身体里待着,绝对不会掉下去,她特别幸福。我是那种一定要有付出才能得到的(笑)。

刘明: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有时候幸福是可以让人减肥的。

汤灿:如果你的幸福是来自于你的伴侣,如果你的伴侣说“多吃点吧,求你多吃点。”那你怎么办呢?

刘明:那就多吃点,你要有一种相信,这种相信成为你头脑里的信念,我的身体会达到最佳状态。

汤灿:其实我的身体最佳状态是130斤,我妈妈说我小时候是肉特别结实,特瓷实的那种,现在比以前松多了,但确实瘦了,我倒不是非要脸多小才上镜,但还是在镜头上看秀气一点,自己会觉得比较舒服,因为我是对自己有要求的。

刘明:其实这里面已经把我们谈到的关于睡眠的压力的问题呈现出来了,当你去满足别人时,就会忽略了自己想多吃几口的欲望,这词儿可能不太合适,但大家会有各种各样先天的喜好,反正会有一种冲突,这时就需要有一个选择,当你更多出于别人而做选择,可能就会忽略你内心真正的声音,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很重要的主题和内容。

王珲:先睡心。

刘明:实际先睡心也有一个问题,包括您刚才问的,明星来找我们有什么问题,怎么解决,其实也有解决方案,最开始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你要为更多人考虑,这也是一个包装的过程,当然同时心理学也会讨论这个包装,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回归”,你变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回归到自己。

王珲:但那不跟外在社会已经形成的要求、期待、名声成为冲突?

刘明:慢慢会有一个你自己计划内的事情,在这样一个社会化的过程里也逐渐增加了你内心的力量,是真实的力量,尊重你自己的力量,这是一个过程,随着你达到顶峰,你自然也就过渡过来了。

王珲:您这么说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想,随着你达到顶峰,自然而然就过渡,但达到了顶峰,就是要往下走啊。

刘明:实际是一个过渡,可能你还要上另外一座山。

汤灿:我觉得是这样,如果你在山的底部,你会想,爬到中央就好了,爬到中央时你会想,我还没有上,当你站到最高峰时你就不想下来了,下来就很痛苦,除非有比这个更吸引你的,你就觉得没问题,所以保持是一个问题,当然还是心态的调整,我相信经过短时间内我就能调整到好的状态,这我还是相信,但其实我觉得很多人都会经历或者面临这样一种压力,因为你不可能做一个自然的人,不在意很多东西,我相信任何人,就像原来一首歌“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每一次成功都是付出代价的,或多或少而已,只是你没看到他的付出,只看到他的收获。

刘明:刚才她有一个观点很重要,有没有心理准备上了山顶再下来,可能很多人在上面不想下来时又不得不下来,这是一种痛苦。

汤灿:没错。

刘明:自然规律是你不可能永远站在上面。

王珲:其实山顶也不是一个好的环境。

汤灿:山顶上可能就只有你一个人,但它的好处是很舒服,有风吹着,就看你想要什么。

刘明:心理准备也很重要,和我们谈到的几个自我实现的过程也有关系,到了最后你也就是要自我实现,自然也是一种选择。

王珲:您可以把这个自我实现解释的再清楚一些吗?马斯洛的那种层次,到了最高意义的层次到底是什么需要呢?

刘明:先是吃饱穿暖的基本需要,然后你会有安全的需要,吃好之后就希望这些东西不要随便失去,这时需要一个安定团结的社会环境保障它;紧接着会有归属的需要,需要一些人认同我,有一个圈子;紧接着我需要在这个圈子里获得地位,得到尊重。所有这些全都得到之后,也许就像你刚才谈到的毛阿敏一样,需要自我实现了,这些我都不要了,内心里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我遵从它,按照它的意思办事,我是这么理解,当然是不是马斯洛所理解的,不敢说了。

王珲:我们现在的社会环境其实是挺纷杂的,各种外在标准,特别被肯定的都是成功的标准,其实去听自己内心的声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确实很难,因为外在的东西,尤其商人在利用这一点,不断制造各种各样的信息,我看广告美白美白,美白就一定美吗?肯定不一定,欧洲人还要晒黑,有文化的冲突,有很多东西,但是天天讲美白,我就可以多卖点儿产品,当然整个社会过程有一个大趋势,你会不断被它影响,这样一个过程就要制造一些标准,这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汤灿:我觉得说到美白有一个特别好笑的,岔开一个话题,我不是在希腊做演唱会吗?演唱会之后我们拍外景,好象欧洲晒太阳比较少,特别在北欧一些国家,晒太阳比较少,所以他们几乎全民缺钙,所以他们只要到了节假日,就全部出去晒太阳,希腊整个夏天几乎无雨,全是大晒,我们去海边,看到很多人趴那儿晒日光浴,包括裸体浴,我拍片子时他们给我弄了一个特别大的伞,走哪儿都举着。他们看到我们就特奇怪,他们为什么要打伞呢?像我就要防晒,怕自己晒黑了,但他们就以……包括他们的妇女,都以自己晒成健康小麦色而为荣,我们就特别怕晒黑,晒出斑,特别希望白,一白遮百丑。

王珲:汤灿你为自己设定的标准,和外界流行的标准没有关系的会是什么?

汤灿:譬如什么方面?

王珲:比如刚才举的例子,美白这件事儿,在中国,大家都喜欢白,在欧洲就是喜欢黑。

汤灿:在我印象中,美白产品不如保湿产品好,我几乎不用美白产品。

王珲:所以你认为保湿对你而言最重要?

汤灿:对,我觉得美白,你想要的这种白,怎么可能渗透到皮肤中让你变白呢?我觉得这是很难做的,而且美白产品容易让人有一种错觉上的白,不像保湿,能够真正地滋润皮肤,让皮肤散发出自然光彩,美白产品抹到脸上,一般光泽度都很差,所以我原来说要出本美容书,我说到自己对美白的感觉,我自身比较抗拒美白产品,不太相信美白功效。

王珲:你要是出一本美容方面的书,里面肯定会包括跟睡眠有关的内容吧?我觉得女人是睡出来的。

汤灿:如果跟睡眠相关,那内容量就太多了,要出一个系列。

刘明:在这个过程里,多元标准可能会让人变得更加真实,会更接近你内心的声音,我觉得这个过程也是随着文化不断演绎的过程。

王珲:刚才我想说的是,汤灿,除了外在大家都认定的,比如大家觉得参加Party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对于你来说呢?有一些生活习惯,是完全听从于你自己的设定,有没有什么可以和大家分享的?

汤灿:其实我个人相对来说比较喜欢小群体的活动,或者有时候喜欢独处,我自己排解压力的方法就是做做饭、做做家事,因为我很喜欢下厨房,今天我的助理到我们家,她说汤灿你们家厨房这么大,怪不得你那么喜欢下厨房。我觉得给自己做一顿想吃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排解内心焦虑的方式,是一种放松自己心情的方式。

王珲:其实焦虑,刚才我看一个网友说,焦虑本身也是引起失眠的非常大的因素。

汤灿:非常大的因素。

刘明:本身失眠就是跟焦虑有关的,刚才谈到比较严重的是抑郁问题,但差一点就是焦虑问题。

汤灿:就像我妈妈提醒我的,灿,你一定要特别开心。因为已经很好了,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抑郁,就妈妈那天提出来,我突然就对这两个字比较敏感,因为妈妈也是医生,不像刘教授是心理医生,她是中医。

刘明:其实我觉得生活里每个人的成长大概就是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你被拉着走,还有一种就是像植物一样,到了时候就要往外长,到了时候就要开花,所以也是一个选择,有人的成就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到了最后他成就了,这种人通常叫大器晚成,还有的人是被拉着的,有很好的环境、很好的机会,又不断努力,他被拉着走,被拉着走可能就累一点,自然一点、轻松一点,这在心理感受上不一样,但自然的有时候可能就慢慢的没有机会了,不见踪影了,也有可能。

王珲:睡觉这件事儿也可以由心理感受调整,今天时间到了,非常感谢汤灿和刘明老师来到这短暂的一小时专家在线,我想给你们俩各留一点时间,给网易网友和心理月刊网友说一句祝福的话吧。

刘明:那就祝大家天天做美梦吧。

汤灿:祝网易的朋友、心理月刊的朋友们能够开心地、幸福地、健康地过好每一天,今天谈睡眠这个话题,希望大家都有一个好的睡眠,能够睡得很漂亮(笑)。

王珲:我觉得大家可以听着汤灿的歌,有一个开心的夜晚慢慢入睡。

  关闭本页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推荐心理自助
     从色彩看孩子性格
     “先睡心,后睡眼”——刘明心理…
    赞助商友情链接
    爱百科林警官在线法进律师事务所天女网北师大心理咨询新东方心理荣氏心理咨询青年心理德瑞姆心理咨询网
    厦门心理咨询笔迹心理学爸妈在线青年心理咨询网东明莲洲心理林紫的心灵花开博圣雅心理台州信息港寂寞稻草人
    - 网站地图 - 申请链接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站长信箱 - 网站登陆 -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信息部IP
    /ICP备案
    病毒应急
    处理中心

    版权所有 © 浙江台州安迪心理咨询中心主办 2007-2012 E-mail:lhadxl@126.com 地址:浙江台州临海市柏叶路60号三楼302室 客服QQ:278830150 联系电话:0576-85113381; 手机:13058893590。收费标准:专家咨费500-300元/每小时。其他咨询师:300元/每小时。家庭治疗:一个疗程5000元/每小时。 手机:13058893590

    baidu
    互联网 www.tzxlzx.cn/